【羡澄】空山谈

  • 隐居仙修被师兄拐出山林

  • 羡澄注意,意识流短小文注意

  • ooc

  • 祝愉










“空山新雨后,我欲抚林舀雨去。”

  

  

  江澄闭目有意无意地听着雨声,耳里一片潮湿的叮咚脆响。有人顺着石板路,踏着浴水的青苔走来,脚步不急不缓,又格外清新灵动。

  

  所谓美景出佳人。雨中山林竹舍,滴答水声显得格外翠盈轻快。某位佳人沾着雨水的脚步声也格外合耳。雨水干净透明,打在莲瓣荷叶上,融进小片石潭里。地上流动的薄薄一层雨水被鞋尖一撩,划出小小的碧潋。

  

  魏无羡撑着伞,轻巧地走进一片葱郁竹林。不远便看得见置身绿茵茵中的竹舍。

  

  雨打在伞面上,留下深浅痕迹,洋洋洒洒、笔墨横姿,在伞面上晕染了一幅水墨画,丹青不渝。

  

  竹林山上总爱下太阳雨,一下便是一整天。透过透薄的伞面,魏无羡能看见整束浅淡却无法忽视的阳光。

  

  竹舍宽敞,淡黄桢楠散着木香味。江澄坐在向阳一方,身旁摆着棋案。他睫毛有些翘,微颤起来显得可怜,偏偏身子不安分,白色裤袍顺腿垂下,被雨点沾湿不少。足尖晃荡,时不时碰到灰卵石间隙间积起的雨水。

  

  魏无羡失笑,不远不近地停在离江澄十步远的地方,在伞下弯着桃花眼看他。

  

  江澄身量颀长,背脊直挺,但总也掩盖不了细瘦的身骨。爱穿箭袖白衣,整个人生得也是白净,眉目却总爱透着一股难以捉摸的冷淡。他杏目半启,侧颜干净。对魏无羡招了招手。魏无羡收了伞,在雨中跑过去,溅起不少水花。雨里更添几分声色。

  

  “师弟。”魏无羡跑进竹檐下,搂住江澄。

  

  江澄洁白的外袍上沾了水汽,有些潮。他睨一眼魏无羡,道:“离我远些。你怎么总爱带着雨来。”

  

  魏无羡眉眼多情,满眼笑意如桃花粉黛。他知道江澄心里其实高兴这雨来,便也是高兴他来,遂不多嘴接话,只是搂着江澄笑。

  

  江澄被他搂得实在别扭,脱身将一旁棋案推了过来,隔在两人之间:“...抱着做什么,不累么。”

  

  洁白干净的手执黑子落下,动作带着些许急忙。江澄低头思忖空荡的棋局。过了半晌却也不见对方白子的动静。

  

  江澄心疑魏无羡又在打些小算盘,颇不耐地抬头,却撞进魏无羡温柔如含水的眼里。睫毛低垂自然上翘,好一副含情如黛的桃花眼,多么惹人目不转睛。他心里恍然,暗暗愤懑咬牙,怨魏无羡无情无义地将他一把埋在温柔乡里。

  

  江澄抿唇,不愿再与魏无羡相互傻兮兮地勾勒眉眼,只得伸手一拂,收回了那颗放在棋盘上欲盖弥彰的棋子。

  

  魏无羡舒展眉眼,笑得窗外竹林都能开了花儿。他最爱仗着自己的好模样戏弄江澄,让冷泉般无沾爱恨的江美人脸红。

  

  “师弟,下山去看看吗?”魏无羡问。

  

  “有什么可看的。”江澄丝毫不露心迹,声音有午后特有的慵懒。

  

  “今儿有灯会,可热闹了。”

  

  魏无羡笑得也同他那双手般,温暖无比。

  

  他面前没了棋盘阻隔,便明目张胆地伸手覆住了江澄安放在身旁的手。江澄手指纤长,指节小,再加上皮肤纹路细腻,摸起来舒服得很。由于这双手大多时间太冷,所以魏无羡总想时刻用自己的手将江澄的指头包住,暖温了也不想放下。

  

  玉人的双手也如同翠玉,比魏无羡的手小半分,十指修长。江澄的手冷得像冰,魏无羡的手却同火炉般温热。江澄就任由魏无羡摆弄了一会儿自己的手,一脸无奈又愤懑的模样。

  

  且不知是哪处的柔光,或是浅浅的阳光,自魏无羡眼中,顺着二人相接的目光直照如入江澄眼里。如此亲切,如此耀眼。

  

  江澄像是被这簌簌落下的光晃了眼,杏目倏地一阖,白玉面上流露出些许不自在的神情,多是羞赧与傲气叠生。

  


  

  空山雨停,二人并肩踱步下山。

  


  


  

  晚霞在不久后变得鲜艳,紫霞与红云交织缠绕,墨点棉絮般晕染开来。繁华琼楼下纸灯盏盏,勾勒出无限光华夜色。灯会热闹,人群熙熙攘攘,围在群灯旁边。


  魏无羡拿了灯谜,一个一个地为江澄读出来,嗓音轻且低软,是极其柔情的模样。

  

  欢声笑语簇在江澄耳边,他也不觉吵闹。似被融融暖意感染,他的唇边挂起了极其少见的浅笑,竟有些促狭与期待。江澄这般模样,使得魏无羡愣了神,竟轻轻凑近了江澄,在人薄软的唇上一点。芳香尽显。

  

  周围花灯紧簇,二人皆能看见对方眼里极近的华光。如烟如丝,如同始终如一的星灯烛火,年复一年地升上夜空。

  

  江澄手提莲花形花灯,抬眼去看魏无羡,魏无羡展颜,笑如桃花。

  

  二人并肩而行,衣袂飘飘。一个笑颜晏晏,一个云淡风轻,如同真正的仙人,抚手化云烟,风华绝代。

  

  踏着烟雨,搅乱红尘,灼灼的烛光牵引万丈光明,折煞珠光。

  

  

       Fin.

 
评论(8)
热度(103)
© 制刀工人|Powered by LOFTER